October 24, 2015 · Life

理想主义和情怀

19号晚上上课的时候忍不住偷偷戴上耳机听完发布会,20号晚设了一个闹钟,然后在21号的英语课前毫不犹豫地下单,99块,再加15块的情怀运费,23号快递送到下沉式广场,不敢置信地艰难地拆开简陋到不敢置信的包装,如果说按照以往的情况,自然会冷笑一声,妈的,就是个壳子。

但是,很意外,并没有。从花一晚上陶醉,到英语课前忘我地不亚于双十一抢购般刷新,再到收到这个东西觉得包装的设计太他妈掉价的时候,我都没有觉得我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相反,从8月的发布会上看到这个壳子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被狠狠地击中了。一个科技企业,还是不属于有核心技术的科技企业,在手机普遍同质化的当下,出了一个壳子,狠狠地击中了我。
听上去很搞笑,但事实是这样。

今天去听白岩松的演讲,开场时他说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成为“低头一族”,以至于我们缺少了太多发呆的机会。诚然如此,互联网把我们一个个地连在一起,带给我们无限的方便,我们不再需要出门就可以做到太多太多之前难以想象的事情,我们正在卷入一个又一个的圈子,需要去关注别人的点滴生活,开始时是被迫,后来慢慢沉湎其中,不能自拔。 互联网是时代进步的一个绝佳的彰显,我并没有想要一面享受着方便的外卖,然后抽一支烟吐一口痰,骂一句:妈的还是没有网络好啊。

真正可怕的是,我们被迫接受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在本已十分碎片化的时间中抽离出一个个圈子之后,我们渐渐会难以聚焦于什么东西上。似乎,“个体”的概念和意义在被无限放大,挤占的其实是真正直面自己的空间。面对清晨不再能感知湿润的空气浸润鼻子的一丝微凉;夕阳的余晖映照云晕,呈现难以捉摸的渐变色彩之时,不再能停住脚步,微眯眼睛,拿出哪怕瞬间的时间与她对视;不再会在某个走向春天的下午手捧一杯咖啡找出一本喜欢的书,嘴角露出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隐秘的微笑。

不可否认生活的节奏在变快,我们的时间本来就被自然地分割成细小的片刻,我们还要拿出太多细小的片刻来赶无底洞般的Due或Deadline。“诗和远方”之外,我知道有太多现实的因素不得不考虑。但我依然会去心怀憧憬,崇敬那些还能感动我的人。就算老罗无数次羞辱友商、开喷一切看不惯的设计理念、标榜全球第二好用的手机,被同样的方式嘲讽,换回来无数“公孙龙”之类的外号之后,我依然欣赏他,欣赏他还能继续坚持做一些能感动我的东西,就算只是一个壳子。在“感动”泛滥的当下,我们却再难找到一丝能撼动内心的东西。真正怕的是,知道前路茫茫,然后抛下那些感动过自己的东西,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样子。

所以,看《小王子》时,鼻子酸了几次,王子先生找回了当初的小王子,虽然他的玫瑰已经枯萎。

所以,能自觉掏出不多的钱去买专辑和看Live show,虽然我知道支持正版在当今就是一个笑话,46的一场Live无非一碗蛋炒饭的酬劳。

所以,愿意花一些钱买点“一个”的高价纪念品,虽然我知道它们的实际价值远不值它的标价。

所以,依旧愿意相信这个总是捐出门票钱的胖子残存着对坚持当初自己标榜口号的勇气和执念,虽然我知道这无非只是又一次成功的营销。

我不愿埋怨生存在一个不够完美的时代,因为每个时代不过如此。我尊敬那些还愿意去坚持的人,无非也只是希望自己能一直不放弃我一直试图坚持的那些原则和生活方式,以及让自己充满感动和希望的能力。

在朦胧的十几岁,翻开幾米的《星空》,就那么一眼瞬间,被满眼忽明忽暗的星星感动。

直到现在都无比怀念东极岛的那个晚上,全岛停电,抬头就是银河灿烂。

所谓理想主义和情怀,不过如此。

以上,写给你,写给自己。

2015.10.24

  • LinkedIn
  • Tumblr
  • Reddit
  • Google+
  • Pinterest
  • Po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