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20岁:Live Up to Myself

跌跌撞撞地走进了人生的第20个年头,在同济大学的时光也已经过去了快两年,终于可以不那么厚着脸皮地说,我也要进入一段崭新的生活了。 过去的一年里,时常思考自己的未来和方向,却事实上浪费了大把的时光,也许因为是倦怠,也许是欠缺深刻的自省,总之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做到当初设想的最好。记得在我20岁生日即将到来的晚上,我要做点什么、写点什么,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我还记得许下的愿望,因为总是操一些闲心,希望20岁以后要留更多的时间给自己。那么,明确了自己的方向,就坚定地走下去。 随着年岁增长,感觉到自己的强迫症和完美主义一直在加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有不甘,但是事实的确是这样了,也经常给团队工作带来一些不愉快。Siri 倒是调侃“SXKDZ 出品,必属极品”,又想了一下,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所以,

Life

写在2016年的年末

如王小波所言,生活变得越来越平淡,以前的经历能写成厚厚一本书,现在只是薄薄几页纸。回顾过去一年的生活,寥寥几笔便能概括,读书、学习。遗憾的是,这两件事情在过去一年中占的时间并不多,剩下的时间可以说都被浪费掉了。这样一想,不免觉得可惜。 在过去的一年里,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从这一年中经历的许多事情来看,每个人都有着不一样的追求和选择,少些不必要的争论能让生活变得快乐许多。对于我自己来说,明白自己能力和兴趣所在,是一件痛苦但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小的时候总觉得能够成为秒天秒地秒一切的无敌少年,所以对什么事情都有着偏执的追求,当然结局往往不能如愿,最后还要为此伤感不少。现在慢慢长大了,像韩寒说的那样,我在某一方面的极限只是别人的起点。 这当然不意味着放弃。我在过去一年中学到的另外一点是,努力的终点往往应该比设想中的更远一些。说来,这是我之前嗤之以鼻的鸡汤,

Life

和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连着几天晚上都在和期末大作业作斗争,头疼欲裂,提交完Demo代码的时候已经凌晨2点。如果学校有一个养鸡场,里面的鸡一定会感到费解,居然有大学生不打游戏还折腾到这么晚,他是不是要抢我的饭碗。但是仔细一想,应该不太可能有鸡会这么想,他们这个时候应该也睡了。话说回来,不得不说自己在学习能力上还需要提高不少知识水平,比如思考了一晚上的问题被2老师轻松解决了。但是,Demo写完的时候还是感觉很开心的。由衷地开心。甚至有那么一个刹那觉得天都应该亮了来配合这个气氛。 在写代码的中途出去看了一次电影。看完《美国队长3》,从四平路电影院回到宿舍的路上确实很冷,跟片子大乱斗的主题很是不符,但是在劳累之中抽出一些时间来放松一下确实是一件有利于提高生产力的事情。作为一名资深脸盲,一口气在电影里记住这么多脸和名字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何况他们还在说一门我听不懂的语言。但是能让同行的毛毛感到欣慰的是,至少看到最后我没有搞混钢铁侠和美国队长。对于这部片子不做别的评价,一口气看下来没有去洗手间对我确实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晚上在写代码的间隙看到了黄贯中在北京一个酒吧的演出,在Beyond时代他是那样一个在台上规规矩矩唱歌弹吉他的人,砸吉他也只砸过一把。

Life

理想主义和情怀

19号晚上上课的时候忍不住偷偷戴上耳机听完发布会,20号晚设了一个闹钟,然后在21号的英语课前毫不犹豫地下单,99块,再加15块的情怀运费,23号快递送到下沉式广场,不敢置信地艰难地拆开简陋到不敢置信的包装,如果说按照以往的情况,自然会冷笑一声,妈的,就是个壳子。 但是,很意外,并没有。从花一晚上陶醉,到英语课前忘我地不亚于双十一抢购般刷新,再到收到这个东西觉得包装的设计太他妈掉价的时候,我都没有觉得我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相反,从8月的发布会上看到这个壳子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被狠狠地击中了。一个科技企业,还是不属于有核心技术的科技企业,在手机普遍同质化的当下,出了一个壳子,狠狠地击中了我。 听上去很搞笑,但事实是这样。 今天去听白岩松的演讲,开场时他说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成为“低头一族”,以至于我们缺少了太多发呆的机会。诚然如此,互联网把我们一个个地连在一起,